主页 > 社会热点 >

北京郊区斗狗赌博揭秘:半天赌资20万|斗狗|赌博

编辑:小豹子/2018-07-04 23:21

  斗狗凶猛

  国际通行的保护动物福利制度认为,动物福利至少有五大标准:享有不受饥渴的自由;享有生活舒适的自由;享有不受痛苦伤害和疾病的自由;享有生活无恐惧和悲伤感的自由;享有表达天性的自由。

  无论是寻求精神刺激还是投机赌博,斗狗现象都以其血腥和残忍被人诟病。但当前这一陈腐而残忍的游戏却屡有发生,其背后是少数人精神空虚和崇尚血腥的缩影

  本刊记者 /黎广(发自 北京)

  观众、教练、裁判、决斗双方、中场休息……在没有挑明决斗者身份的时候,人们可以认为这是一场拳击比赛,也可以猜测它是各种近身格斗。

  现在,这一出场者却是狗——比特狗。

  10月10日,北京大兴区青云店镇一个比特狗的养殖园里,斗狗比赛像往常一样举行,这一天,院子里有三场比赛,6只经过训练的比特犬会在院子里的小擂台上一决高下,两狗撕咬的背后,不少人开始投注,一个上午,赌注达到20万。

  媒体曝光后,这一养殖园很快被当地警方取缔,此后,警方对大兴所有的大型犬类养殖园都进行了清查。据《中国新闻周刊》了解,类似的养殖园在当地已发展了近十年,而斗狗在当地不仅成为一门职业,还成为少数人聚众赌博的工具。

  掘金养殖场

  10月19日,阵阵狗吠从养殖园一直传到大马路上。从大兴区青云店镇卫生服务中心东侧的一条路口拐进去,走40多米,一扇大铁门就是比特养殖场的重要出口。

  养殖场的主人叫李杰,10月10日之后,李杰被警方控制。养殖场由一个80多岁的大爷管理,但通往狗舍的门紧闭。大爷对这种狗的评价很简单:“很能打,很赚钱。”

  比特犬源自美国,天性好斗,有惊人的忍耐力和咬合力,对待同类也能进凤凰彩票网(5557713.com)行厮杀。从18世纪开始,人们利用其好斗天性将其训化为专事打斗的犬种,如今仅比特犬,就分为加布拉、阿不利金、耶鲁、JEEP、CHINAMAN等十数种血系。

  在李杰的养殖场,比特犬都是独立饲养,在红砖搭建的狗舍里,除了一扇铁门以外,每间狗舍还有一个铁丝网的“窗户”。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记者探访时,许多扑到窗户上的比特探头观望外面的世界,大部分头上身体上布满了旧伤新痕,身上毛色暗淡,眼神涣散。

  在当地,人们将比特、藏獒、土佐、牛头梗、斯塔夫等犬种列为能打善斗的狗种,而在专饲斗狗的养殖场主看来,这些只不过是生财工具。

  在青云店镇的南边,分布着几家专门售卖藏獒的养殖园。陈塔山(化名)是名气最大的獒园管理人。

  尽管个头不高,但是在他的“统治”下,36条藏獒对其俯首称臣。和比特不一样,藏獒可以群养,彼此之间不需要刻意的分隔。“他们之间偶尔也会打架,但我一叫它们就能分开,也有人专门训练藏獒打架的,但是我不知道怎么训练。”

  陈塔山的獒园占地约1亩,大部分的苍蝇都聚集在獒园中间的那片狗食上,除了气味有点变化的汤以外,玉米面做成的大馒头也是藏獒的主食之一,另一种主食是牛肉和鸡肉。

  “和玉米面的比例要一比一,一天三餐,每天都要按时按量地给它喂,误差时间还不能超过十分钟。”陈塔山说,一只藏獒,除了定期给它打疫苗、做消毒和驱虫以外,最大的开支基本上就是吃食。“平均下来,一只狗一年的养殖成本就要一万。我这里36条,一年至少要36万。”

  陈塔山介绍,养狗成本虽然大,但一年能有100多万的净利润。他举例说,“一只刚断奶的藏獒,大概5000元左右,成年的藏獒,价格从6万到8万不等。除了出售藏獒,租借藏獒进行配种也是一笔不小的收入。”

  据陈塔山介绍,有些人买獒出于爱好,但也部分藏獒流入了斗狗市场。

  比特之殇

  在大兴的斗狗圈,最优秀的斗狗当属比特犬。一位当地业内人士介绍,比特犬并非自然进化的犬种,早在18世纪初期,英国社会中层人士开始模仿上层社会的时兴娱乐活动“斗牛”,但受制于收入有限,他们斗的大多是狗,其中包括牛头犬、牧羊犬、斗牛犬和铁利亚。

  此后,这些善斗的狗相互混交,最终衍生出一种斯塔福郡斗牛铁利亚犬。后来欧洲致力于美加移民,这个犬种亦被带到北美并和当地的犬种杂交,最终形成了美国牛头铁利亚犬,即比特犬。

  比特的出现,给热衷斗狗的人打了一支兴奋剂,他们发现,这种狗可以连续120分钟打斗,咬合力达到每平方厘米80公斤,并且皮肤坚韧而且没有疼痛神经,加上体格适中行动灵活,比特甚至可以击败藏獒。“特别是那种体重达到50公斤的大型比特,在狗类的斗争中,几乎没有敌手”。

  国内较早接触比特犬的杜志普介绍,比特犬的兴起是在上世纪末的广东广西地区,当时,大部分的狗都从香港流入内地,再走向全国。但杜志普介绍,在早期,无论从血统还是训练,水平最高的当属河南,原因之一是在比特被引进以前,河南人就喜欢斗狗运动,并且经常使用罗威犬、大丹来打斗,因此有较广的群众基础。

  但杜志普称,大部分河南人斗狗主要还是以娱乐为主,出售比特的利润并不大。河南之后,山西的比特狗整体水平也在迅速提升,很快也超越了广东、广西和浙江等地。

  杜志普认为,以比特作为赌博工具的玩家比较“低级”。杜志普早年经商,此后沉迷于挖掘比特犬的潜力,为此,他在购买犬种、出国学习交流上的支出已经上千万。“真正爱狗的人是舍不得拿它去厮杀换钱的。”

  尽管如此,遇到凤凰彩票欢迎你(5557713.com)好斗主人的比特犬仍然命运多舛。除了奔跑、拖铁链以外,还要受尽兴奋剂与激素的刺激。坊间曾指出在比特犬身上,甚至有人使用运动员曾使用过的违禁药物。杜志普说,“用过兴奋剂和违禁药物的狗大部分坚持不到四场比赛,因为超负荷,狗在第三场的时候基本上就已经废了。”

  据当地业内人士介绍,在“斗兽场”上死亡或者致残的狗,绝大部分会沦为人们的盘中餐,只有一小部分会被人当做宠物狗饲养。而取得过多场胜利的比特,随着声名远播也会身价大涨,但都无法摆脱“退役”后伤病缠身的境遇。

  扭曲的“娱乐”

  据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走访了解,在北京大兴等地,斗狗分为“定场”和“碰场”,定场这是下战书约好日子较量,后者是不限制体重,狗的主人可以随时约斗。

  在定场中,双方订好时间后,将缴出各几千至数万不等的定金。而提供场地的人,可以充当押注的庄家。下注以千为单位,赔率是一赔二。

  在10月10日青云店镇的那场比赛中,赌注金额超过12.4万元,第二场至少3万,而第三场不少于2.5万元,三场合计为20万元。参赌者大多都是圈内人,部分来自河北、天津等地,还有少部分当地村民。

  在圈内人看来,斗狗是一项竞技运动,但由于它传播血腥和暴力文化,因此斗狗在部分国家和地区被定为犯罪。但在中国的动物保护法规中,比特并不属于保护动物,近年来,这一残忍游戏在国内多个地方出现。由于缺少保护性法律,大兴的斗狗比赛被媒体曝光之后,当地警方也只能以“聚众赌博”为由予以取缔。

  中国首都爱护动物协会会长秦肖娜在接受《中国新闻周刊》采访时称,斗狗最终反映的是人内心的扭曲。“其实他们有很多事可以做,但最终却选择了不能说话的小动物进行打斗,实际上是一种心理扭曲。”

  秦肖娜说,一个国家,当人对动物施暴成风,一定程度上暗示着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紧张。“从斗蛐蛐到斗鸡、斗狗、斗牛,人们不断提升动物打斗的残忍和凤凰彩票娱乐平台(5557713.com)血腥程度,欣赏这种争斗的人往往陷入一种因为有钱而不知道做什么的怪圈,而围观的人也处在一种变态的亢奋里”。

  “从心理学角度看,随着人们生存压力的加大,暴力血腥的打斗场面能协助人释放压力,将不满情绪释放在‘斗者代替我屠杀敌人’的癔症中。”河南省社科院副院长刘道兴分析说。

  秦肖娜认为,这种陈腐而残忍的游戏屡有发生,立法滞后是关键因素。中国目前除了《野生动物保护法》《动物检疫法》等几部单行法外,尚没有一部专门的、完整的动物保护的总括性法律。“现行部分法律条文仅仅提到不准虐待和遗弃小动物,并没有提虐待小动物要受到什么处罚。要知道在某些国家,虐待动物已经上升到刑法了”。

  “利用小动物牟利的人,实际上在利用小动物对人的依赖、忠心和信任,这在人与动物的关系上是极为可悲的。”秦肖娜说,当前动物福利制度已在世界范围内发展起来。1980年以后,欧盟及美国、加拿大、澳大利亚等国也进行了动物福利立法,WTO的规则中也写入了动物福利条款。”

  在秦肖娜看来,只有制定针对性法律,培养健康的社会心态,那些沦为打斗工具的比特们才能真正“获救”。